红楼梦唯一一场群殴,竟然是因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

作者: admin 分类: 随心杂谈 发布时间: 2019-05-17 09:37

红楼梦唯一一场群殴,竟然是因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。

红楼梦第九回说到一件学生骚乱的事。规模不大,影响也比较小,但细究原因,倒也颇值得玩味再三。

先交代一下背景。宝玉与俊俏风流有女儿之态的秦钟相见后,两人都暗中喜爱对方。为了常在一起,宝玉一反常态,主动要和秦钟一起上学——贾府义学。

这贾府义学,离荣国府不过一里之遥,是祖辈所立,目的是为族中贫穷子弟提供受教育机会的。只是一龙生九种,种种有别,义学里学生多了,家庭背景、个人品行不一,难免龙蛇混杂,有了些乱七八糟的事情。尤其是那呆霸王薛蟠闲极无聊,知道义学里有不少青年子弟,动了龙阳之兴,也装出个样子来上学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说,还尽想结交些契弟,把几个贪图银钱吃穿的子弟哄上了手。

其中两个香怜、玉爱更是生得妩媚风流,满学中都有窃慕之意,只是畏惧薛蟠的淫威,不敢招惹而已。宝玉、秦钟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进入义学的,而此后发生的学生骚乱又与龙阳之风脱不了干系。什么是龙阳之兴?说白了就是同性恋。

史载,春秋时候,龙阳君身为男子却受到魏王宠幸。一次,魏王与龙阳君共船而钓,龙阳君涕下,魏王问之再三,龙阳君说:我开始钓到鱼很高兴,后来钓到更大的就想丢掉前面的小鱼。我现在得以为大王拂枕席,可四海之内美人多着呢,我也终究会有被遗弃的那一天。魏王于是布令全国敢言美人者族!

这个故事至少可以为我们提供这样的信息:同性恋在古代中国并不是什么稀罕事,甚至可以说在一定范围内被视为正常的情感,所以魏王才会毫不隐讳地将自己的性倾向告诉天下百姓。有人专门研究过,汉以前“狎昵娈童”是君王贵族的癖好,魏晋南北朝渐渐普及于士大夫和社会民众。唐五代期间男风渐衰,但到宋朝再次兴盛,男子公然聚集于风月场招揽生意。元代男风又衰,到明清时期又复盛,尤其是清代,盛行私寓制度,官吏富商蓄养相公成风。直到清末民初,才有伶人出面倡议而被废止。

红楼梦作于前清,所以贾府里的子弟好此一口也不是什么新奇古怪的事,只是好这一口的人多了,免不了就要争风吃醋起冲突。贾府义学的这次学生骚乱就是因为吃醋吃出来的。

话说宝玉和秦钟上学以后,很快就和香怜、玉爱开始了眉目传情,或设言托意,或咏桑寓柳。早惹得几个滑贼看不顺眼,在背后挤眉弄眼,咳嗽扬声。偏巧这一天,老师家里有事没来上课,让贾瑞临时管理。秦钟便与香怜暗中出来说体已话,被薛蟠的老朋友金荣同学瞅个正着。这金荣不依不饶,一味地恶语相向,羞辱二人。二人又气又急,忙向贾瑞告状。偏偏这贾瑞不作为,不但不想法子平息矛盾,反倒抢白香怜多事。这下子金荣更是得意忘形,嘴巴越发不干净起来。贾蔷同学看不下去了,就悄悄地把宝玉的书童茗烟叫过来,如此这般挑拨了几句。

书里说得清楚,这茗烟是宝玉第一个得用的,年轻、不谙世事,本来无故就要欺压人的,听说金荣这般欺负秦钟,连他爷宝玉也干连在内,其能罢休?一头闯进班里,也不理会贾瑞的劝阻,劈头盖脸对金荣一通骂。金荣气黄了脸,夺手要去抓打宝玉秦钟,金荣的同伙更是暗中飞砚来打茗烟,却砸到贾兰贾菌的桌上。贾菌本就淘气不怕人,如何依得,也抓起砚台打回去,抱起书匣子抡过去。金荣抓了一根毛竹大板在手乱抢,宝玉的三个小厮——锄药、扫红、墨雨,更不是省油的灯,拿起门门、马鞭一拥而上。众顽童也有乘势帮着打太平拳助乐的,也有胆小藏在一边的,也有直立在桌上拍手乱笑的,课堂上早乱成一锅粥。一直到外面李贵等几个大仆人进来喝住,这场小小的骚乱才算是停息了下来。

要说这场骚乱的责任,主要应在贾瑞的不作为和处事不公上。这帮公子哥儿们平日里就争风吃醋,他和老师没能察觉或者察觉了却放纵不管,本就留下了隐患。起了纠纷后,他依然不问青红皂白,胡乱抢白香怜,纵容胡搅蛮缠的金荣,从而激化了矛盾,导致课堂上的骚乱。而金荣则是心理失衡,无事生非,带头胡闹,是骚乱的始作俑者,应负挑起矛盾和纷争的责任。最有意思的是宝玉的书童茗烟,整个儿一个愣头青,被人一挑唆,就像炸了毛的刺猬,顾不上尊卑长幼,跳得最凶,颇有些黑社会打手在老大面前逞威风的样子。搁现在,肯定是第一个被抓的糊涂蛋。当然,宝玉本人,也应负对手下管束不严的次要责任。至于贾菌诸人,完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儿,也该当成社会流窜人员抓进去教训一番。

当然,贾府义学的这场骚乱最终并没有惊动府中大员,更没有惊动地方治安管理部门,而是内部自行处理了事。按宝玉的性子,是要告到族里去办个一清二楚的,可大仆人李贵颇懂人情世故,认为没必要惊动太爷,应该哪里事哪里了结。

其实,我看他是为宝玉着想。你想啊,贾政早就对宝玉的不上进不满,要不是贾母护着,还不早就教训他个死去活来!宝玉上学前请安时,贾政当着众清客相公的面就曾冷冷地说:“你如果再提上学,两个字,连我也羞死了。”这下子,要是知道他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话,还不活剥了宝玉的皮?所以,李贵巴不得在义学里私了这件事。

从贾府义学中的这场学生骚乱,联想到近年来常说的一个词儿——群体性事件:因为一个技术层面的问题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处理,从而酝酿发酵成为一件广泛参与的社会性冲突,并有可能导致大范围的动荡,演化成一个政治性事件。

贾府义学的学生骚乱事件最终没有酿成大祸,是因为有了李贵的及时化解,而我们现代社会的许多事情,本来不该扩大化,却因为处置不当,或延误,或懈怠,或不公,或随意,变得不可收拾。这也对基层政府和官员的管理能力、危机处理能力提出了严峻的考验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