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魔构筑师 第四百八十七章 危难

手机用户请访问:手机网m.100huts.com
天空昏暗,苍穹如血,时而有黑色巨翼横掠长空,激起阵阵狂怒音爆,如滚雷横空,回荡天地。

错落山陵间,一处隐蔽洞穴中,一名老者神情戒备,紧盯着洞口的金色光幕,脸孔微微泛白。

此人,竟是李仪的老师,武装大师武弈!

轰!轰!轰!

光幕明灭不定,依稀可见洞外密密麻麻的人影,无数拳头撼击于其上,伴随着沉闷巨响,轰出道道金色涟漪!细看去,那一个个拳头上,有暗紫鳞甲横生,利爪尖锐,绝非人类手掌!

“这座‘圣光庇护’,看来要撑不住了……”武弈沉声道。

“老师,我只剩下最后一卷魔法卷轴‘天国御座’了……”另一人脸色惨白,声音中流露出恐惧。

此人,竟是帝国三皇子萧昱。

“唉,错在于我……”武弈低下头,视线落在那黯淡无光的归石上,苦笑一声,表情难看。

他错估了形势。

武弈本以为,此地虽然凶险,但他准备充分,又有归石在身,就算遇上危险,也能轻易脱身,来去自如。

哪里料到,此地的魔龙领主,其天然领域中,竟有“空间封禁”的领域效果,归石根本无法奏效!

“不过,也并非没有机会!”武弈瞳中精芒掠过,沉声道,“根据我的计算,再往北五百米,就能脱离‘黑龙垂影’,激发归石!眼下,咱们可借着这卷‘天国御座’,再搏上一把!”

“是!”萧昱点点头。

“这个,你拿好了!”武弈想了想,将手伸入怀中,取出一物抛给萧昱。

萧昱伸手接下,看了一眼,是一枚魔法玉牌,纳闷说道:“老师,这是……”

“这几个月来,我观摩群龙搏杀,聆听龙语法术,悟出不少心得,都记载于其中。”武弈笑了笑,洒然说道,“若我未能幸免,你就将它交给李仪,以这小子的武装造诣,必能制作出一具万咒龙魄!”

“老师,你这是……”萧昱脸色一变,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“冲出去后,由我来断后!”武弈神情泰然,笑眯眯道,“你还年轻,跟我这老头不一样,还有大把青春,不能死在此地。”

“老师……”萧昱面露感动,顿了顿后,慷慨激荡地说道,“老师,这话不要再说了!既然是一起来的,要走也一起走!”

“好!”武弈哈哈大笑,点点头道,“一起走!”

轰!

说话间,圣光结界炸裂,无数身影鱼贯而入,犹如掠食的狼群,袭掠奔来!

这些生物,比人类要高大魁梧得多,遍体暗紫鳞片,血气澎湃,心跳如雷,身外隐有龙威缭绕,恶龙之影生灭,张牙舞爪不断!

这些人,赫然是一群半龙人!

半龙人,都是人龙混血,血脉驳杂,潜力底下。但这种生物,生来就有四级左右的实力,一身鳞甲兼具防御和魔抗,又懂得龙语法术,战力磅礴,相当难缠!

“嚎!”

“杀光人类!杀!杀!杀!”

“这两人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,一定要血债血偿!”

……

嚎叫不断,无数道龙语法术掠空,如酸液喷射、龙息术、暮光打击等,光芒交织,映亮整个洞穴!

“天国御座!”萧昱扬声大吼,一枚金色卷轴扔出,化作一道巨大的天界之门,圣辉流泻,气象磅礴!

嗡!

天界之门中,一名巨大天使驾车冲杀而出,一双光明战戟摧枯拉朽,犹如收割麦子一般,战技狂舞,撕出大片血红!

上界生灵天国御座!

金色天使傲立于马车上,周身圣辉萦绕,神咏起伏,一双战戟之上,更有圣光符文连贯而成的光带,金辉璀璨,杀意凛然!两头光明战驹一路奔腾,天国御座的双戟上下翻飞,裂杀龙人无数,摧枯拉朽!

“啊……”

“躲开,快躲开!”

“我的胳膊没了,啊!”

半龙人们纷纷退避,不少人被战戟余韵刮到,刹那四分五裂,化作黑色血雾!

“赶紧走!”武弈大喝一声,自己在前开路,领着萧昱前行,化作两道破空惊虹!

“肮脏的天使,胆敢犯我龙族领地,我要将你切成碎片!”

龙吼震天,一道暴虐黑影从天而降,身外无数枚暮光符文缭绕,每一枚鳞片都弥散着黄昏之光,幽暗龙威若江翻海沸,赫然是一头暮光巨龙!

“死吧,长翅膀的虫子!”

暮光巨龙向前扑杀,龙翼掠空,暮光符文在翼前横列,化作一柄气息潋滟的暮光战刀,横断天幕,气息狂暴,锐不可挡!

“侮辱光明者,都该杀!”

天国御座神情愤怒,一双光明战戟纷飞狂舞,左右生出两道圣光龙卷,辉煌浩大,左右碾压,圣光如沸!

嗡!

天地间,一黑一金两道身影,犹如光暗交织碰撞,刹那交错而过。

“啊!爬虫,该死的爬虫!”

天国御座发出惊天惨叫,胸口一道血线弥漫,紧接着,身体一分为二,化作光辉炸裂,金色鲜血狂涌。

“不自量力……”暮光巨龙得意一笑,猛一转身,双爪抓起两头光明战驹,腾空而起,消失无踪。

“萧昱,快走!再快点!”

冲出包围圈后,武弈放慢速度,在萧昱后面殿后,为其抵御龙人的攻击。

嚎!嚎!嚎!

咆哮回荡,半龙人犹如发狂牛群,伴随着滚滚烟尘和暴虐龙威,极速追赶,不断拉近距离。

“不够,显然还不够!”武弈脸色一沉,脸上浮现绝然,“看来,只能……”

他下定决心,正准备折返牵制半龙人,忽见萧昱回头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。

“老师,你快看!咱们有救了!有救了!”他指着武弈身后,大喜说道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武弈闻言一愣,回头望去,视线扫过,却是什么都没看到。

嘭!

此时,他的后背上,猛然挨了一记重击。

这一记重击,无比狂猛,没有半点迟疑,一股剧痛横生,武弈直接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呃!”

他的脑袋懵了一刹,茫然地转头,视线中,是一张阴冷绝情的面孔,十分陌生。

“老师,玉牌已经到手,你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……我可不想看到,其他人也能制作出这具万咒龙魄!再见了,老师!”

萧昱神情冷漠,又是一脚踹在武弈的胸口上,将他踹入半龙人的潮水之中,看着那张夹杂着惊愕和痛心的面孔,瞬间被龙人身影所淹没,再无痕迹。

“老师,对不起了!等我有一日当上皇帝,必会让你以帝师身份风光大葬……”

他并无愧疚,说完这句话,右手抬起,再次扔出一卷魔法卷轴。

“天国炽矛!”

萧昱一声令喝,又一道狂暴无匹的天使身影冒出,辉煌圣光四溢,化作炽焰光环,天炽地!

他的手中,居然还藏有一枚卷轴!

“就快到了!”

萧昱大步前奔,终于逃离了黑龙垂影的范围,掌中归石亮起。

“成了!”

他长长吐出一口气,手掌捏紧,激发了归石。

“哈哈,帝国皇帝之位,是我的了!”

一道光柱落在身上,萧昱仰天长笑,他脸上没有一丝哀色,只有发自内心的喜悦!

……

“呃!”

李仪激灵一下,浑身颤抖,冷汗狂涌,发出一声夹杂着恐惧的惊呼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他猛地睁眼,眼神有些茫然,狐疑地打量四周,接着精神内视,一道道精神波动,掠过身上每一寸血肉和骨骼。

甚至,连体内的符印圣魔御令,也没有放过。

符印居中漂浮,依旧是半世混沌半世秩序,无数秘法符文如群星缭绕,回旋轮转,隐有神音飘荡,意相深幽!

血脉之后,是灵魂以及意识海。

“都没有问题……”

良久之后,李仪摇摇头,脸上露出沉吟之色。

他知道,自己身具星象直觉,感知敏锐,可趋吉避凶,预知天机,“机晓”苏氏的“秋风未动蝉先觉”,对他同样适用。

刚才这种“心血来潮”,绝非小事,而是灵魂感召,直觉示警!

“是一种警告?”李仪摩挲下巴,猜测地说道,“莫非,是未来有什么事情,即将发生?”

片刻后,李仪摇摇头。

他感觉,这并非即将发生的事情,而是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但是,思索许久后,李仪依旧一无所获。

“算了,多想无益……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吧!”李仪摇摇头,自言自语地说道。

虽然这般安慰自己,但依旧有一团阴霾盘踞于他的心头,久久不散。

……

三天后,这直觉,变成了现实。

一名风尘仆仆的少年奔跑而来,才刚到月之暗面,就直接晕厥过去。

好在,在晕倒前,他遇上了何夕,而何夕也认识他。

“是严河师兄?”

得知消息的李仪,第一时间赶了过去。

严河依旧很虚弱,但一见到李仪,立刻就来了精神。

“李仪,老师有危险!”严河抓住李仪的衣领,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“你要一定救他!”

“老师?”李仪闻言一愣,赶忙问道,“你知道他在哪里?”

严河点点头,沉声道:“他在暮色之渊!”



    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