交锋 第五百二十五章 新的行动

手机用户请访问:手机网m.100huts.com
邓湘涛真不知道,朱慕云要这么多钱干什么。??朱慕云掌控着政保局经济处,每天经手的钱,数以万计,怎么会在乎几百块的薪水呢。说句不好听的,这点钱,连朱慕云一天的收入都不如。

“你放心,这段时间局里的经费充足,不会让你垫付一分钱。你的钱,更是一分也不会少你的。”邓湘涛说道,朱慕云哪里都好,就是这贪财的毛病不行。都拿了五千大洋的奖金了,还跟自己斤斤计较。

“你可不知道,于心玉太会花钱了,今天晚上一顿饭,就是好几十。我要是在外面吃米粉、干面,够吃大半年的。”朱慕云一脸心疼的说。

“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,赶紧说正事。总部来电,上海特工总部派来古星的武尚天,除了督促古星破案外,恐怕有接手政保局之意。”邓湘涛正色的说。

“武尚天?他是什么人?”朱慕云惊讶的问。这个名字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。本清正雄和李邦藩,虽然都说到了特工总部会派人来,可是来的是什么人,他们似乎并不关心。

“此人是青帮弟子,日本人占领上海后,他迅投靠了日本人。以前,他只是一个流氓地痞,但现在,却是个十恶不赦的汉奸。他在特工总部,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抗日志士。”邓湘涛叹息着说。

“他想接手政保局,恐怕是不可能了。”朱慕云说,他介绍了最近政保局的形势,因为姜天明的死亡,他那一系的人马,被迅打压。现在,姜天明在政保局的影响力,一下子降到了最低。

“这么说,二处也归你管了?”邓湘涛惊讶的说,朱慕云爬升的度,倒是非常快。这才多久,就兼管二处。如果真的担任了副局长,也将是自己职业生涯中,最艳丽的一笔。

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如此。不好!”朱慕云突然惊叹着说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邓湘涛被朱慕云一惊一乍吓得脸色一变,朱慕云的事情,都是大事。

“局里还空着一个副局长,武尚天当不了局长,搞不好会把我的这个副局长占去。”朱慕云急道,李邦藩故意空着副局长的位子,本来是想,让所有人盯着空子,奋图强。

朱慕云原本觉得,让别人眼红一会也是好的。只要副局长的位子,空在这里,等自己干出点成绩,自然就可以干上副局长了。可是,如果位子被武尚天占去,就算自己再努力,成绩再大,也只能干瞪眼。

“什么叫你的副局长?八字还没一撇的事,李邦藩一说,你就当真了?”邓湘涛嗔恼的说,差点被朱慕云吓死。

“站长,我当了二处的处长,你也得送份礼才行吧。”朱慕云突然微笑着说。

“你当二处的处长,干我何事?况且,我就算来送礼,你敢收?”邓湘涛嗤之以鼻的说。

“我说的不是这种礼,二处是情报单位,我给宋鹏开了一个月两根金条的薪水,你送点情报给他,不就是变相给我送礼了?”朱慕云笑嘻嘻的说。

“好吧,但宋鹏的级别太低,你想获得有价值的情报很难。”邓湘涛缓缓的说。只要是为了朱慕云更好的工作,他可以牺牲一些古星站的利益。

“这样,我让宋鹏给你送两根金条,你让他当个小组长,或者小队长什么的。人家以前也是潜伏组的副组长,给井山当个副手,也是绰绰有余的。”朱慕云说。

“才两根金条啊?”邓湘涛故意皱着眉头,他想,幸好朱慕云是自己的人,否则的话,军统的人,都会被他贿赂完。

“情报科缺不缺副科长,如果缺的话,让他多送点。再说了,我批两根金条的经费给他,站长有本事的话,可以从他身上多刮点。”朱慕云说。

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邓湘涛说,让宋鹏担任情报科的副科长,是要冒一定风险的。宋鹏一心为南京政府效命,根本没有悔过之意。一旦让他当了副科长,说不定会给他制造机会。真要是给古星站造成了损失,他的责任很大。

“那行,没什么事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朱慕云说,他还得去对面胡梦北那里呢。

“正事还没说呢,你这么急干什么。总部任命,尽全力处决武尚天。”邓湘涛正色的说,血战计划成功后,给了总部极大的信心。他们认为,古星站元气已经恢复,可以进行一次重大的行动了。

“处决武尚天?我双手赞同。明天他就到古星,要不你们在他下车的时候,给他来一枪?”朱慕云喜出望外,武尚天如果死了,副局长的位子,还得是自己的。

“我当然想,可是,你得提供准确的情报啊。”邓湘涛说,如果在武尚天刚到古星,马上击毙,不但完美的完成了总部的任务,而且也会给古星的特务,以极大的震慑。卖国求荣当汉奸,是绝没有好下场的。

“这我倒没注意,只知道他明天到。按照行程,应该是坐火车。明天从上海方向过来的火车,只有十来趟,你派人守在火车站,不就可以了?”朱慕云分析着说,他以为武尚天只是代表特工总部,来督察姜天明的案子。哪知道这小子,来了之后,就没打算走了呢。

“我并没有武尚天的照片,只知道他又黑又壮。但这种体貌特征的人,不知道有多少。”邓湘涛叹了口气。

“那就麻烦了。”朱慕云眉头紧蹙,就算他明天能搞到照片,也不知道武尚天什么时候到。况且,能否搞到照片,还是个未知数。

“只要他到了古星,肯定跑不了。另外,总部要求我们,对古星的汉奸,进行严惩。”邓湘涛缓缓的说。

“有目标了没有?”朱慕云说,古星的汉奸,他当然希望全部处死。

“有。”邓湘涛看了朱慕云一眼,没有多说。有些事,不是他不告诉朱慕云,而是为了保护朱慕云,才故意瞒着他。

“了解,不该知道的,就不要知道。可是站长,你也太谨慎了吧。”朱慕云苦笑着说,邓湘涛倒不是不相信自己,不让自己知道得太多,正是想保护自己。

“我们在沦陷区,必须时刻小心。事情出来后,你自然也就知道了。”邓湘涛说,他之所以告诉朱慕云,是想让朱慕云注意这方面的情报。如果政保局知晓了军统的行动,朱慕云必须在第一时间,通知自己。

“好吧,我会注意的。”朱慕云点了点头。

“你手里,应该还有安居证吧?”邓湘涛突然问。

“有啊,怎么啦?”朱慕云惊讶的问,军统的人,都有掩护身份,有些人,还不止一个。那些安居证,都是出自他之手。

“你搞一批过来,总部让我们自力更生,在古星培养新鲜血液。要求我们在管沙岭,开办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。”邓湘涛说,人员的流动,自然离不开朱慕云的支持。

“培训班的人员来自哪里?”朱慕云心里一动,问。

“日本人的残暴,已经激起了所有人的愤怒。我们的招收对象,主要是爱国青年和进步学生。有些,则来自一些外围组织。”邓湘涛说,因为要出城,必须得有新的身份才行。

“没有问题,我会去搞一批最新的证件过来。”朱慕云说,安居证也经常更新,幸好他在印刷厂有关系,不管日本人动什么手脚,证件总要从印刷厂制作。从源头把握住,再变也变不出花样。

这个情况很重视,朱慕云离开的时候,虽然很晚,但他还是去见了胡梦北。除了向他汇报,政保局最近生的事情外,还有军统的最新动身。

“你说军统要办培训班?”胡梦北的想法也跟朱慕云一样,**的实力,虽然不如国民党,但是,**却更能吸引爱国青年和进步学生加入。

“这可是我们打入军统的好机会。”朱慕云微笑着说,他知道,胡梦北肯定跟自己有着一样的想法。

“我们不能在国民党内展自己的组织,只能让外围人员加入。”胡梦北叹息着说,国共合作勉强进行了两年,但看国民党的行为,已经从容共转向**。可**,还是遵守合作的协议。像朱慕云这样的情况,其实都是特例,毕竟在加入**之前,军统就已经打扰过朱慕云。

“两党相争,要讲这么多规矩干什么?我们讲规矩,国民党未必会讲规矩。”朱慕云说。

“国民党可以不讲规矩,但我们一定要讲规矩。”胡梦北郑重其事的说。

第二天,朱慕云依然是先到了镇南五金厂。只是,他现在再想向李邦藩汇报工作,就没以前那样方便了。作为政保局的一把手,向李邦藩汇报工作的,大有人在。比如说,今天李邦藩的办公室,就被尹有海占去了。

ps:快月中了,大家手里应该又有月票了吧?昨天连退了两个名次,求月票支持。



    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目录